新聞中心媒體報道
05
2018/11

 

白溝三十年變遷之路:源於基因興於機遇蝶變於產城融合

一臺縫紉機、一張案板,從上世紀70年代末傳統手工作坊製作起步,發展到目前全國最大的箱包產銷基地之一,產品行銷130多個國家和地區——白溝,這個位於河北保定,緊鄰雄安,面積54平方公里的小鎮,正在一步步蝶變。

從草莽創業散亂差到集羣規模化走向海外,從大衆化的薄利批發到個性化時尚精品,從產業下游難握話語權到上游原創設計大腦,白溝當初的馬路市場如今已成爲年成交額1200多億元的品牌化、國際化商品貿易中心。

與此同時,京津冀協同發展、非首都核心功能疏解、雄安新區成立等諸多利好,將這座天然具有商業基因的城市正推向新的歷史潮頭。緊抓歷史機遇的白溝,正在憑藉“白溝模式”,從“中國箱包之都”成長爲世界矚目的中國商品貿易新窗口。

白溝三十年變遷之路:源於基因興於機遇蝶變於產城融合

上世紀80年代末白溝箱包市場/2018中國·白溝國際箱包博覽會活動現場

商業基因

土地貧瘠的白溝,自古重商。自明清時,白溝便是京城通往南方水陸碼頭和商品的集散地,“燕南大都會”的名號古來有之。而在上世紀70年代末,白溝人則又開始走南闖北倒騰各種玩具、泥人、針頭線腦等小商品,在大街上擺攤叫賣。

但真正讓白溝名聲在外的,要從高橋村八隊幾位農民縫製的第一個自行車套說起。

1971年秋天,白溝鎮高橋村原第八生產隊的隊長張國清、會計李明新將給女兒買手錶和準備購置過冬棉衣的250元錢湊在一起,從天津買回了兩捆人造革料。次日,經過衆人反覆磋商、裁剪、縫製,終於加工成了第一個人造革自行車座套。

在隨後的多年間,原本這些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農民,相繼生產出了第一批最簡易的手提兜、第一批公文夾、第一批學生包。直到1980年,個別村民開始利用集市、廟會悄悄出售自己製作的箱包……

“家家倒商品,人人搞推銷”一時風行白溝。

白溝鎮市場管理服務中心招商部主任孫宏建說,小時候常去光顧市場裏一家汽水店。“生意最火的時候,店主僱了10個人專門幫顧客開汽水瓶。眨眼工夫,地上就是厚厚的一層瓶蓋。”

那時候,熙熙攘攘的白溝大街上,騎自行車不如走路快。白溝總商會副會長宋鳳鳴說:“市場旁邊的停車場,每天停滿上百輛大卡車,外來採購商品的人不下十幾萬。”

但嚐到商品經濟甜頭的白溝,也曾一度出現追逐財富的亂象,欺行霸市,強買強賣,甚至違法犯罪的現象。此後,河北省對白溝開展了一系列整治行動。

經歷這次整治,一些白溝人開始琢磨新的出路。當時手提包、旅行箱在大城市逐漸興起,敏感的白溝人迅速跟進,開始生產箱包。也由此,白溝從“門店市場”轉向了“前店後廠”,經營模式也實現第一次轉型升級。

從馬路市場到白芙蓉市場,從2萬平方米的箱包交易城到10萬平方米的白溝國際箱包交易城,再到50萬平方米的和道國際箱包交易中心,白溝市場一路迭代升級。發展至今,白溝已有14個專業市場,經營面積450萬平方米,年交易額超1200億元。箱包生產、銷售市場主體3.4萬餘家,年產箱包8億隻,輻射周邊從業人員共150萬人,形成特色產業集羣。

品質升級

彼時,市場初見成型的白溝卻再遭遇挫折。

2002年3月,一次箱包企業農民工苯中毒事件將白溝推向風口浪尖。

當時,白溝鎮所在的高碑店市下派1000多名幹部進駐企業,一天早中晚三次入戶排查。70天后,白溝通過國家相關部門聯合驗收。

“再難不走回頭路!”驚魂甫定,白溝鎮一手“放水養魚”,以規範、寬鬆的市場環境鼓勵企業擴大產銷規模,一手推動企業品牌化經營,促進產品提檔升級。

品牌培育絕非朝夕之功、一路坦途。

彼時的白溝箱包企業大多缺乏品牌意識,談不上研發設計。“很多箱包廠都沒有牌子,哪個牌子好賣,就拿來借用。市場上一出新款,買個樣品回來,稍微改改就投入生產。”白溝一位“老箱包”坦言,“當時市場上有人專門賣各種商標,要啥有啥。”

和道國際商貿集團副總經理張國說,當時有人在市場買的拉桿箱,還沒到家軲轆就掉了,而現在大家意識到質量纔是關鍵,假冒僞劣是自己害自己。

“包”打天下的白溝,曾一度與義烏市場齊名。然而,改革開放 20多年後,義烏市場營業面積達 200多萬平方米,年交易額200多億元。白溝卻仍未跳出農貿市場模式的框架:產品以仿造爲主,利潤不到人家十分之一,市場年交易額僅40多億元。2002年,白溝鎮黨委、政府一班人到義烏考察後,差距刺醒了他們,也由此決定,白溝要走品牌化之路。

1996年,白溝鎮統一註冊了包括“玉兔”在內的20個商標,供成百上千家加工戶使用。但由於產品質量參差不齊、價格不等,幾年工夫,“玉兔”們“奄奄一息”。隨後,白溝政府認爲,品牌化經營的路子沒錯,但要拋棄以往商標使用方式,改成以競標方式轉讓給企業單獨使用,並鼓勵企業註冊成自己的品牌。

而張金英在那時則最終以40萬元價格獲得獨家生產“玉兔”牌箱包的權利。隨後她摒棄以前走低端化路線,在引領內地箱包時尚潮流的廣東設立分廠,從皮料選材、款式設計產品質量等多方面對“玉兔”皮具全方位規範,並以專賣店、專櫃形式把“玉兔”推向大中城市。

“玉兔”的成長,在白溝非常有代表性。白溝先後開始引入真皮標誌認證和ISO質量管理體系認證;引進專業設計人才,提升產品質量和檔次;引導企業註冊商標,培育地方品牌;吸引國內外知名品牌入駐,促進市場競爭……從那時起,白溝市場開始從無品牌、小品牌、品種少向多品牌、大品牌、品種全轉變。如今,白溝箱包擁有柯士比得、柏奴等1500多個自主品牌。其中,白溝箱包累計培育自主品牌1500多個,佩掛中國皮革協會“真皮標誌”品牌 2 個,打造河北省著名商標37個、河北省名牌11個。

而到2001年,隨着隆基泰和集團進駐白溝,以及旗下和道國際公司的正式成立,此後的近二十年年間,隆基泰和先後爲白溝投資建設了包括白溝服飾廣場、白溝國際小商品城、和道國際箱包交易中心等等10多座商城,總建築面積達170多萬平方米,經營面積逾100萬平方米,經營商戶1.5萬餘家,匯聚了箱包、服裝、五金、皮革、針織、小商品、鞋帽、汽配汽貿等八大行業,徹底改變了白溝大棚式、地攤式經營模式,走上了規模化道路。

運營載體有了,對於品牌的意識也有了,但瞬息萬變的市場對品質的要求更加苛刻,其中個性化的原創產品成爲當前消費主力的喜好。但對白溝的企業來說,誰都不願意做第一個吃螃蟹的人,畢竟其中的試錯成本難以估量。

2017年9月,和道國際旗下專注原創設計的星合工坊誕生,其初衷是從原創開始,把整個產業鏈的最頂端——設計端打通,吸引更多的設計師聚集而來,也就是說要做大腦。目前,星合工坊由明星品牌工作室、原創設計中心、品牌媒體發佈中心等7大區域構成,圍繞“星創”概念,打通產品、市場、傳播、O2O銷售等環節。

“在白溝,不管設計出什麼樣的產品,馬上會得到市場的快速驗證。”星合工坊相關負責人說,白溝的很多商戶,做了二三十年的箱包,有自己穩定的銷售渠道,他們對市場很敏感,知道市場需要什麼,他們第一眼看上的設計更容易變現,通過迅速量產,把設計圖紙變現。

但據其介紹,根據前期調研,在和道國際,大約有4000多個入駐的商戶對原創有需求,但真正有意識買版的,只有300來戶。“所以我們就先帶着這300戶商家一起玩兒,因爲只有這些商戶從中獲得了利益,其他商戶纔會跟上來。”

目前,星合工坊正在和一家時尚品牌談合作,共建商學院,保定工業設計創新中心在星合工坊也已掛牌,甚至還和河北美術學院建立了良好合作關係,在每年的三四月,學生們的實訓課就在白溝。

“星合工坊正嘗試和各種各樣的設計機構合作,將更多的資源引入過來。”負責人說,星合工坊想做的,就是搭建平臺,把從研發到銷售全部打通,營造整個箱包產業鏈的創新生態,通過複製時尚品牌的成功經驗,通過打造一個成功的設計師,吸引一百個、一千個設計師投身到原創設計中。“對於這些設計師來說,白溝能夠吸引他們的,是完成他們的夢想,將他們的設計稿變成實物,變成經濟效益。”

從線下到線上

如今的白溝,馬路寬闊筆直,14個專業市場拉開城鎮骨架,商鋪林立,這是現實中可見的白溝。而11萬人交替活躍在線,2.3萬戶電商賣家每日發出貨物36萬件,這是網絡上可觸可感的白溝。

10多年前,當電商、網購逐漸在大城市興起時,地處華北內陸的白溝人,還守着傳統的店鋪經營。

面對“互聯網+”大潮,白溝人的嗅覺似乎失靈了。2006年,阿里巴巴集團曾派人來白溝免費開展電商培訓,結果應者寥寥。

直到3年後,宮夫等年輕電商先行者的到來,如石投水,在白溝激起漣漪。

陝西小夥子宮夫,大學畢業後在天津賣箱包,後來遭遇同行不正當競爭,忍痛關了店鋪,揹負10萬元債務,拖着一大堆尾貨來到白溝。

在白溝甩完尾貨,宮夫發現,電子商務在這裏還是一片空白。他找回上大學時註冊的淘寶店賬號,2009年10月,一個專注賣箱包的淘寶店鋪正式開張。憑藉價格優勢,第一個月宮夫就做出一個爆款,登上淘寶網首頁,賣出8萬多件。

一年多時間,宮夫還清外債。第二年,他把店鋪開進多個電商平臺,日均發單量5000件,“雙11”促銷期間甚至達到6萬件。銷售額攀升到2000多萬元,這個小夥子只用了短短兩年。

伴隨着智能手機的普及,流量資費的下降以及移動網絡速度的提升,許多移動端直播平臺的APP開始涌入人們的生活,並在年輕人中有着相當高的人氣,直播也成爲一些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白溝一些企業看中了這個不可或缺的營銷機會,這種新型的線上營銷模式爲企業帶來了新的商機。

2016年,白溝老商戶高勝利結識了一對從事服裝設計的年輕夫婦,他們通過直播銷售的途徑,僅僅用了十來分鐘的事,就賣了三十件的衣服,這讓高先生錯愕不已。高勝利由此萌生了做直播電商的念頭,他選中了專門做電商並主要面向年輕女士用戶的蘑菇街,這樣就開始了正式的直播電商。他很快成了將直播電商引入白溝的第一人。

直播銷售的技術門檻並不高,有網絡有手機就可以。高勝利爲此設計了十個直播間,爲主播提供辦公和休息的地方。直播銷售必須懂得自己商品的特點,從製作到各方面都要做培訓,主播要熟悉產品的工藝製作流程和一些專業術語,對產品的材質用料以及款式也需要瞭然於心,在觀衆面前,他們必須樹立專業的銷售人員的形象。

主播不僅需要靚麗的形象,同時需要足夠的耐心。因此,他們的收入比普通工作人員要高一倍,而粉絲量比較高的主播,月收入甚至可以達到三萬到四萬元的工資。擁有百萬粉絲的主播,在銷售商品時具有相當的號召力。

與此同時,星合工坊也在去年爲一百多戶商戶進行了八期直播培訓,到目前有30多家商戶已經做得順風順水,現在開始自己做直播了。

而爲了讓商戶們迅速接受並熟悉這種嶄新的銷售方式,星合工坊將培訓場地放在客流量大的主幹道上,他們不刻意講理論,只是現場直播銷售,以此來打動更多的商戶,讓他們親眼看到直播網購的魅力。

互聯網進化得非常快,和道國際體量龐大的商戶和客流量,成爲擁抱新變化的重要場所。2017 年,短視頻也成爲銷售的重要手段。星合工坊又將工作重點放在了教商戶做短視頻,一段好的短視頻,要比網紅主播更吸引人,而一段有意思的短視頻,只需十幾秒,就會促進消費者的購買行爲。以前有商戶在淘寶上做直通車,引3000個客流,一天要花三四千塊錢的引流費用。現在,只要你的短視頻拍得有意思,一天就能省三四千,而且銷售轉化率一樣,同樣能得到3%的轉化率。

走向國際

事實上,對於現在的白溝而言,市場早已不再侷限於國內或者線上,而是放眼全球。

而其國際化的步伐始於2008年金融危機後,通過參加廣交會等國際化平臺,原來以內銷市場爲主陣地的白溝,外貿市場一點點發展起來。據悉,白溝目前有自營進出口權的企業208家,這208家中真正做自營進出口的企業有62家。

62家企業在短短几年國際市場的開拓中帶來1.87億美元的出口規模。目前,白溝新城物流配套體系完善,擁有三個物流市場,貨運企業200多家,線路300餘條,日均貨物吞吐量超過1500噸,其線路覆蓋全國31個省區市,同時與亞洲、非洲、歐洲、美洲、大洋洲等130多個國家和地區建立了業務往來。

與此同時,2016年9月,國家相關部門聯合批准白溝箱包市場成爲第三批“市場採購貿易方式”試點之一。由白溝新城管委會、和道國際商貿集團投資5000多萬元建設的海關檢驗檢疫監管場站、聯網信息平臺、國際貿易服務中心通過了河北省政府驗收組的聯合驗收。

張國說,原來白溝企業出口類型屬於一般貿易出口,但問題是有些企業在採購原輔料時根本無法取得增值稅發票,要退稅只能花錢去外面開票,這樣不僅損失很大,而且企業在整個開票過程中風險很大,存在違法風險,但是試點之後,類似適合小批量、多品類、高頻次出口的模式,可以實現免徵免退,也不再需要開具增值稅發票。

“這對企業來說不僅免去了資金佔用,甚至杜絕了風險,而且還提高了通關效率。”張國介紹說,原來一般貿易通關需要從保定報關,再到天津轉關,需要17個小時,而現在直接在白溝就可以完成,只需要1.7個小時。

“通過我們的觀察,很多商戶和中小企業養不起專業的報關人才,甚至很多連外語也不會,更不用提國際規則,可以說在和外國打交道時是兩眼一抹黑,而和凱進出口服務公司的主要功能就是幫助白溝的企業與國外採購商進行邀約合作,甚至涉及定船、訂餐、報關報檢等一條龍服務。”張國說。

“隨着試點工作的推進,白溝市場內數萬家沒有自營進出口權的小微企業和商戶,享受到出口的便利,海關快速通關,可以拼箱組櫃、個人收結匯。”白溝新城經濟社會發展局相關人士說。

自此,國際採購商能夠便利地在市場採購貿易實施地申辦工作簽證,進行長期居留和開設個體工商戶、外商獨資或合資企業從事經營活動。從而形成出口貿易經營主體和國際採購商同步聚集的局面,各種交流和商貿活動的增加、外貿設施和外商工作生活配套服務設施的完善,將大大增強白溝新城的城市發展功能,加速白溝的國際化進程。

目前,和道國際已與中央美院、清華美院、深圳工業設計協會、河北工業設計創新中心、意大利時尚設計協會等國內外機構、組織展開合作,共同開發國際時尚產品和國際市場,真正實現“買全球、賣全球”。在國內外採購商16550家中,常駐白溝的國外採購商2800家,佔總數的18%。2017年,白溝新城外貿出口總額達到6.55億美元,佔保定市外貿出口總額的16.25%,出口總量位居保定市第二位、增速位居保定市第一位。成爲拉動保定市外貿出口的重要增長點,也爲促進河北省外貿出口做出了一定貢獻。

風從北京來

除了白溝人天然的商業基因使然,以及隆基泰和等企業和資本助力,當前的白溝更是借了北京的東風。隨着京津冀協同發展、疏解非首都核心功能,以及前不久落地的千年大計——雄安新區成立,白溝的發展可以用躍升來概括。

京津冀協同發展過程中,隆基泰和聯合白溝新城管委會,使白溝成爲非首都功能——商貿產業轉移的重要承載地;著名經濟學家林毅夫先後三次到訪白溝,他認爲白溝的發展確實是中國改革開放30年發展的一個縮影,白溝城鎮化的發展模式可以複製,這個模式不僅在中國,同樣適合第三世界欠發達國家。

浙江台州的億豪服飾的老闆鄭建甫,跟隨着動批外遷的潮流,離開了北京動物園附近的服裝市場,來到白溝尋覓新的商機。

鄭建甫也可以算是“老北京”了,自1992年來到北京,一直從事着服裝銷售的生意,在動物園附近的西京南路,從小攤位做起,直到現在做到了三個檔口,日銷售額十萬元的大檔口。如今自己的子女在北京定居工作,也會經常坐高鐵來看望他們。

離開動物園的鄭建甫,也考慮過去往其他城市發展,可實地考察發現結果並不如人意,他最終選擇了到白溝發展。而提到最終爲何選址白溝時,鄭建甫表示,一是自己產品定位偏年輕時尚,相對中段的價格,符合大部分年輕人的消費水平;二是和道國際在白溝給予的優惠政策,其中鋪位免租三年,住的公寓免費兩年,自己只需繳納物業費即可,所以做零售沒有壓力,賣多少錢都能掙錢;而最終的第三條,則是他看重的是近鄰雄安的區位優勢。

事實上,自去年年底,和道國際動批服飾廣場正式開門迎客以來,如同鄭建甫一樣最早一批搬到白溝的“動批”人並非毫無擔心。

“對於搞服裝批發的商戶來說,最重要的有兩條,一是固定的老客戶,二是市場的人氣。”商戶們說,“對於老客戶而言我們都已經是長期合作了,彼此信任,一般都是通過微信等直接聯繫和發貨,但人氣僅憑藉我們是難以聚攏的。”

而隨着和道國際動批服飾廣場的開幕,商戶們的擔憂逐漸打消了,和道國際的外拓組的全面啓動,成爲了商戶們攬客的重要渠道。

據和道國際動批服飾廣場市場部負責人說,目前動批廣場承接的北京商戶在1600戶左右,而外拓組的主要職能就是爲來自北京的服裝批發商戶們開拓更多采購渠道,邀約石家莊、保定、邢臺、邯鄲等省內城市,以及山西、內蒙古等地的優質下游批發採購商來現場進行採購。

“光今年上半年,我們就已經投入了近2700萬元,其中爲商戶和外地採購商提供免費大巴車就在150多輛,一輛車來回一趟的費用就在3萬元左右,還有策劃、宣傳、物料等投入也在300萬元左右。我們在保定的各個縣都已經開通了免費班車。”

據瞭解,除了外拓,和道國際動批服飾廣場還想了不少新招數。比如,定期舉辦大型服裝時尚博覽會、服裝時尚展銷會、服裝流行趨勢發佈會等活動,幫助商戶拓展經營渠道。“我們除了免租、免物業費、免費住房、倉儲金融等系列扶持政策和配套服務外,還將推出落戶、稅收、工商、居住、子女入學、社保醫保、專項資金扶持等一系列優惠政策,盡最大努力減輕商戶成本,全面解決商戶的後顧之憂。”

“從北京搬來白溝後,店鋪大了,租金低了,我就可以把貨品進得更全,甚至還拿到法國的一家女士產品的獨家代理,我外甥女跟隨和道國際去外地拓展新業務後,新客戶提升很快。”北京英英工廠店的老闆娘說着便遞上了一張嶄新的名片,而名片上不僅印着電話號碼和地址,還有微信二維碼,背面還體現着牛仔褲、運動褲、安全褲等女士諸多品類的貨源。“這是我第一次用名片。”而當問到她搬來白溝後的盈利狀況時,她滿意地大笑着說:“還可以,還可以。”